<strong id="wh22j"><pre id="wh22j"></pre></strong>
<button id="wh22j"><tr id="wh22j"><kbd id="wh22j"></kbd></tr></button>
<rp id="wh22j"></rp>

    <em id="wh22j"></em>

  1. <tbody id="wh22j"></tbody>
  2. 最高法院:錯誤匯款人能否要求排除對錯誤匯款資金的強制執行?

    保全與執行 保全與執行 作者:李舒 唐青林 李營營
    2021-08-12 17:07 2053 0 0
    判決生效后,民生銀行沈陽分行申請法院強制執行金港公司的財產。

    作者:李舒唐青林李營營

    來源:保全與執行(ID:ZhixingLaw)

    錯誤匯款人對錯誤匯款資金不享有排除強制執行的權利

    閱讀提示:當案外人錯匯誤付至另案被執行人賬戶時,案外人能否以“錯匯誤付”為由阻卻另案中對于被執行人財產的執行程序?換言之,對于非特定賬戶內資金權屬的認定,是否一概適用“占有即所有”的原則?

    裁判要旨

    案外人據以提出執行異議主張的實體權利應為物權及特殊情況下的債權。案外人錯誤匯款至另案被執行人賬戶的,案外人與另案被執行人形成的法律關系為不當得利之債,其享有的不當得利請求權屬普通債權,不屬于足以阻卻執行的特殊債權。

    案情簡介

    一、2016年,金港公司自民生銀行沈陽分行處獲得貸款。貸款合同到期后,金港公司未依約償付借款。民生銀行沈陽分行起訴金港公司至沈陽中院,2016年7月1日,民生銀行沈陽分行申請訴前保全。

    二、2016年10月,華海公司誤將150萬元匯至金港公司賬戶,金港公司同意返還。因法院凍結了此賬號,金港公司返還不能。華海公司向沈陽中院提出執行異議。

    三、2016年12月,沈陽中院認為華海公司錯誤匯款至金港公司賬戶后,資金所有權已轉移,裁定駁回案外人華海公司的執行異議。

    四、2017年1月,沈陽中院一審判決金港公司向民生銀行沈陽分行償付借款本金、利息、罰息和復利。判決生效后,民生銀行沈陽分行申請法院強制執行金港公司的財產。

    五、華海公司向沈陽中院提起執行異議之訴,經一審、二審,遼寧高院最終判決駁回了華海公司的訴請。

    六、華海公司向最高法院申請再審,最高法院確認華海公司系錯誤付款,但仍裁定駁回華海公司的再審申請。

    裁判要點及思路

    本案爭議焦點為:華海公司對金港公司被查封公司賬戶內的150萬元存款是否享有足以排除強制執行的民事權益。

    最高人民法院認為,案外人錯誤匯款至另案被執行人賬戶的,案外人與另案被執行人形成的法律關系為不當得利之債,其享有的不當得利請求權屬普通債權,不屬于足以阻卻執行的特殊債權。分析本案裁判要點背后的思路,乃是遵循金錢權利流轉中“占有即所有”的一般原則。在非特定賬戶中,賬戶內的資金的權屬判定適用該一般原則,對于資金的實際權利人以及金錢流轉過程中當事人之間的真實意思表示不加以區分,賬戶所有人基于占有的事實產生轉移款項實體權益的效果。由于賬戶所有人無正當理由獲得該筆權益,資金原權利人基于不當得利制度對被執行人享有不當得利債權,可在另案中單獨起訴。但該債權屬于普通債權,無優先于占有人債權人的權利屬性,故不可阻卻另案執行程序。對此觀點,最高人民法院在《民事審判指導與參考》(2018年第3期,總第75輯,第243頁)中曾給予回復。

    實務要點總結

    北京云亭律師事務所唐青林律師、李舒律師的專業律師團隊辦理和分析過大量本文涉及的法律問題,有豐富的實踐經驗。大量辦案同時還總結辦案經驗出版了《云亭法律實務書系》,本文摘自該書系。該書系的作者全部是北京云亭律師事務所戰斗在第一線的專業律師,具有深厚理論功底和豐富實踐經驗。該書系的選題和寫作體例,均以實際發生的案例分析為主,力圖從實踐需要出發,為實踐中經常遇到的疑難復雜法律問題,尋求最直接的解決方案。

    1. 占有即所有,是判斷存款賬戶資金所有權的基本原則。貨幣屬于具有高度替代性的種類物,一般情況下無法進行區分。以占有事實確定貨幣的所有權,在無相反證據證明的情況下,法律推定占有人即為占有資金的所有權人。所以,錯誤匯款的,在資金原權利人將款項匯至占有人賬戶時,賬戶內資金即歸占有人所有。

    2. 匯款需謹慎,錯誤匯款極有可能有去無回。在發生錯匯誤付的情況下,一旦資金進入他人賬戶被占有,資金即歸占有人所有。資金原權利人只能基于不當得利制度請求占有人返還不當得利。此時,一旦占有人在另案中被列為被執行人,資金原權利人將無法阻止法院對占有人賬戶內資金的凍結、劃扣等執行措施。資金占有人后續或無能力清償資金原權利人。

    3. 實踐中,對于錯誤匯款人對誤匯款項是否享有排除強制執行的權利,存在不同的裁判觀點。如發生錯匯誤付情形的,資金原權利人可以從以下幾方面著手保護自己的合法權益:(1)在認定金錢流轉過程中的權屬時,考慮是否存在“賬戶所有人是否實際控制、誤匯款項是否與賬戶內其他資金混同、是否可以區分、款項原權利人是否有真實的轉移權屬的意思表示”等因素,以最大程度避免法官對于占有即所有原則的絕對適用。(2)錯誤匯款人可以“不當得利糾紛”為由提起訴訟;處于破產清算程序中的公司,管理人可以“取回權糾紛”為由提起訴訟保護自身合法權益。

    (我國并不是判例法國家,本文所引述分析的判例也不是指導性案例,對同類案件的審理和裁判中并無約束力。同時,尤其需要注意的是,司法實踐中,每個案例的細節千差萬別,切不可將本文裁判觀點直接援引。北京云亭律師事務所執行業務部對不同案件裁判文書的梳理和研究,旨在為更多讀者提供不同的研究角度和觀察的視角,并不意味著北京云亭律師事務所執行業務部對本文案例裁判觀點的認同和支持,也不意味著法院在處理類似案件時,對該等裁判規則必然應當援引或參照。)

    相關法律規定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

    第二百三十五條 無權占有不動產或者動產的,權利人可以請求返還原物。

    第四百六十二條 占有的不動產或者動產被侵占的,占有人有權請求返還原物;對妨害占有的行為,占有人有權請求排除妨害或者消除危險;因侵占或者妨害造成損害的,占有人有權依法請求損害賠償。

    占有人返還原物的請求權,自侵占發生之日起一年內未行使的,該請求權消滅。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

    第二百二十七條 執行過程中,案外人對執行標的提出書面異議的,人民法院應當自收到書面異議之日起十五日內審查,理由成立的,裁定中止對該標的的執行;理由不成立的,裁定駁回。案外人、當事人對裁定不服,認為原判決、裁定錯誤的,依照審判監督程序辦理;與原判決、裁定無關的,可以自裁定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辦理執行異議和復議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

    第二十四條 對案外人提出的排除執行異議,人民法院應當審查下列內容:

    (一)案外人是否系權利人;

    (二)該權利的合法性與真實性;

    (三)該權利能否排除執行。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

    第三百一十三條 對申請執行人提起的執行異議之訴,人民法院經審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別處理:

    (一)案外人就執行標的不享有足以排除強制執行的民事權益的,判決準許執行該執行標的;

    (二)案外人就執行標的享有足以排除強制執行的民事權益的,判決駁回訴訟請求。

    《中華人民共和國物權法》(已失效)

    第三十四條 無權占有不動產或者動產的,權利人可以請求返還原物。

    第二百四十五條 占有的不動產或者動產被侵占的,占有人有權請求返還原物;對妨害占有的行為,占有人有權請求排除妨害或者消除危險;因侵占或者妨害造成損害的,占有人有權請求損害賠償。

    占有人返還原物的請求權,自侵占發生之日起一年內未行使的,該請求權消滅。

    法院判決

    以下為最高人民法院在判決書“本院認為”部分就此問題發表的意見:

    本院認為,本案審查重點為:華海公司對金港公司被查封公司賬戶內的150萬元存款(以下簡稱涉案存款)是否享有足以排除強制執行的民事權益。

    作為案外人,華海公司提出涉案存款系誤匯入金港公司賬戶,并據此提供了《報案函》、《審核證明》等一系列證據證明其主張。本院認為,要認定華海公司就涉案存款享有足以排除強制執行的民事權益,須以判定涉案存款的歸屬為前提。根據一、二審查明的事實和認定,金港公司和金海洋公司住所地均為XXX,原審判決認為“結合華海公司與金港公司曾存在業務往來關系,金港公司與金海洋公司間存在業務往來和可能的關聯關系,不排除本案華海公司向金港公司轉款為基于雙方間買賣合同關系的結算行為,或華海公司根據金海洋公司指示付款”?!蹲罡呷嗣穹ㄔ宏P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一款規定,對負有舉證證明責任的當事人提供的證據,人民法院經審查并結合相關事實,確信待證事實的存在具有高度可能性的,應當認定該事實存在。原審判決依據證據的高度可能性原則,認定華海公司提供的證據尚不能充分證明其主張。如若華海公司主張的存在誤匯款的事實成立,其基于涉案存款與金港公司形成的法律關系應為不當得利之債,華海公司享有請求金港公司返還不當利益的債權請求權。 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執行程序若干問題的解釋》規定,案外人據以提出執行異議主張的實體權利應為物權及特殊情況下的債權,而本案華海公司享有的不當得利請求權屬普通債權,不屬于足以阻卻執行的特殊債權。故,對于華海公司提出的再審申請,因不符合阻卻執行的法定情形,本院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依法不予支持。

    案件來源

    《深圳市華海糧食有限公司、中國民生銀行股份有限公司沈陽分行再審審查與審判監督民事裁定書》【最高人民法院(2018)最高法民申1742號】

    延伸閱讀

    在檢索大量類案的基礎上,云亭律師總結相關裁判規則如下,供讀者參考:

    1. 人民法院對登記在案外人名下財產采取執行措施,該案外人提起執行異議之訴的,審理中應對該執行財產來源和流轉的基礎法律關系進行實質審查和認定。

    案例1:《郭背背、博樂市中建混凝土建材有限公司再審民事裁定書》【最高人民法院(2018)最高法民再350號】

    最高人民法院再審認為,人民法院對登記在案外人名下財產采取執行措施,該案外人提起執行異議之訴的,審理中應對該執行財產來源和流轉的基礎法律關系進行實質審查和認定。就本案而言,被執行人為新疆福寧公司,實際扣劃的是郭背背個人賬戶中的資金,該資金是博樂市福寧公司支付給郭背背的款項,即執行標的所有權主體發生了兩次變化。金錢系種類物,原則上占有即所有,郭背背以其個人賬戶接收博樂市福寧公司償還溫科學的借款,溫科學對此并無異議,故郭背背賬戶中的資金應系其個人合法財產。

    2. “占有即所有”為判斷資金所有權性質的一般原則,在無相反證據證明資金的真實權利人與賬戶所有人不同一的情況下,方適用該一般原則。

    案例2:《劉玉滿、中國信達資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遼寧省分公司申請執行人執行異議之訴再審審查與審判監督民事裁定書》【最高人民法院(2018)最高法民申31號】

    最高人民法院認為,原審認定“這種轉付款為劉玉滿、長城資產、億科銅業三方合意基礎上的匯款,不是錯匯誤付,億科銅業賬戶接收此款也非不當得利,雖然系劉玉滿為解除長城電纜公司給億科銅業借款擔保而導致本公司資產被查封的法律責任,是為了解救盤活長城電纜公司的經營資產,但是并不能改變這筆款項系其與億科銅業的墊付款性質。這筆款項進入億科銅業在中國農業銀行06×××19賬戶,所有權就已轉歸億科銅業,不再歸屬劉玉滿。本案既無證據證明劉玉滿系億科銅業在中國農業銀行06×××19賬戶內900萬元存款的表面權利人,亦無證據證明其是該賬戶內該筆存款的真實權利人,這900萬元自匯入中國農業銀行06×××19賬戶起,其所有權就已轉歸億科銅業”,判決準許執行億科銅業在中國農業銀行06×××19賬戶中的900萬元存款,認定事實和適用法律并無明顯不當。

    3. 貨幣作為一般等價物,在未特定化的情況下,應根據該筆貨幣資金的占有狀態認定權屬,對銀行賬戶內貨幣資金的權屬認定應采用占有即所有原則。原權利人基于錯誤匯款對收款賬戶人享有的債權屬于一般不當得利,不屬于足以排除強制執行民事權益。

    案例3:《山東佳農誠信果業有限公司、朗業發丙(天津)租賃有限公司二審民事判決書》【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2019)遼民終1033號】

    本院認為,佳農公司就案涉款項提起案外人執行異議之訴,人民法院應審查其對執行標的是否享有足以排除強制執行的民事權益。關于佳農公司提出的其錯誤匯入東大公司已被人民法院凍結的賬戶內的案涉款項仍應歸其所有、應停止對該款項執行的主張,一審判決認為,貨幣作為一般等價物,對銀行賬戶內貨幣資金的權屬認定應采用占有即所有原則,佳農公司和東大公司在未對案涉款項公示以表明其特定化的情況下,應根據該筆貨幣資金的占有狀態認定權屬。對一審判決的這上觀點,本院予以認同。一審判決依據《執行異議和復議規定》第二十五條的規定認為,即使案涉款項系錯誤匯款,該款項自佳農公司交付東大公司時起所有權已轉移,佳農公司就案涉款項不享有足以排除強制執行的民事權益,并無不妥。另一方面,就案涉款項,佳農公司已經以東大公司為被告提起了不當得利糾紛的訴訟,且該案以調解方式審結,并已進入執行程序?!秷绦挟愖h和復議規定》第二十六條第二款規定:金錢債權執行中,案外人依據執行標的被查封、扣押、凍結后作出的另案生效法律文書提出排除執行異議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案涉款項已經生效法律文書確認為不當得利,應屬一般債權,一審判決認為佳農公司就案涉款項不享有足以排除強制執行民事權益而駁回其訴訟請求正確。

    我們在文章寫作過程中發現,最高人民法院以及部分地方高院存在與上述判例相反的觀點,如:

    1. 誤付款系事實行為,雙方無轉移該筆款項的合意,收款方并非該筆款項的實際權利人,誤付款未與賬戶內其他資金混同,誤付款人可以以此為由阻卻另案執行程序。

    案例1:《河北銀行股份有限公司維明街支行與青島金賽實業有限公司、青島喜盈門雙駝輪胎有限公司申訴、申請民事判決書》【最高人民法院(2015)民提字第189號】

    最高人民法院認為:

    (一)關于金賽公司匯入雙駝公司賬戶的948000元是否為雙駝公司所有的問題。

    據已有證據可以認定金賽公司系在其與雙駝公司無債權債務關系的情形下,因錯誤操作而導致的匯款行為。貨幣系種類物,通常情形下,占有即所有,應當以占有狀態確定貨幣的權利人。但在本案中,由于2012年12月19日石家莊市中級人民法院凍結該賬戶時,該賬戶余額為0;到期續凍及2013年5月22日金賽公司匯入948000元后,該賬戶除了此948000元及由此而產生的存款利息外,并無其他資金進入該賬戶,故該款并未因為進入雙駝公司的該賬戶而與其他貨幣混同,已特定化。金賽公司雖實施了將該款誤匯到雙駝公司賬戶的行為,但金賽公司并無將該948000元支付給雙駝公司的主觀意思,雙駝公司亦無接受此948000元的意思表示,故金賽公司將案涉款項匯入雙駝公司在青島農村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城陽東城支行銀行開立的賬戶,僅系事實行為,而非金賽公司向雙駝公司交付948000元。因該賬戶業已于2012年12月19日即因維明街支行的申請而被人民法院凍結,且凍結狀態持續至今,雙駝公司依常理亦不可能要求金賽公司將案涉款項匯入此賬戶。該款項雖然存儲于雙駝公司在青島農村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城陽東城支行銀行開立的賬號為9020×××98的賬戶內,但該賬戶在2012年12月19日起即被人民法院凍結,金賽公司亦于誤匯次日即申請對案涉款項進行保全,雙駝公司既未以權利人的主觀意思實際占有該款,亦無法使用、處分該款,故不應是該款的實際權利人。

    (二)關于金賽公司的執行異議是否成立的問題

    金賽公司于匯款次日以訴訟方式向雙駝公司主張返還該款,雙駝公司亦經調解同意返還該款,故應當認定雙駝公司同意將在其被凍結的賬戶上的此款返還給金賽公司,金賽公司對該款享有實體權利……向執行法院提出異議,故金賽公司向石家莊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執行異議,有事實和法律依據。

    2. 案外人匯至查封凍結賬戶的,賬戶所有人并未實際占有、控制或支配該款項,不具備適用“貨幣占有即所有原則”的基礎條件。案外人執行異議之訴旨在保護案外人合法的實體權利,在已經查明案涉款項的實體權益屬案外人的情況下,應直接判決停止對案涉款項的執行以保護案外人的合法權益。

    案例2:《劉玉榮、河南省金博土地開發有限公司再審審查與審判監督民事裁定書》【最高人民法院(2017)最高法民申322號】

    最高人民法院認為:1.雖然貨幣屬特殊種類物,在一般情況下適用“占有即所有”原則,但本案中金博公司向元恒公司誤轉4244670.06元,系通過銀行賬戶轉賬實現,并非以交付作為“物”的貨幣實現,元恒公司事實上并未從金博公司處獲得與案涉4244670.06元相等價的貨幣;且如前所述,案涉款項因被榆林中院凍結賬戶并直接扣劃至執行賬戶,元恒公司并未實際占有、控制或支配上述款項。因而,本案中并不存在劉玉榮所主張的作為“特殊種類物”的貨幣,且元恒公司亦并未占有案涉款項,故不具備適用“貨幣占有即所有原則”的基礎條件,二審法院未適用該原則處理本案并無不當。2.案外人執行異議之訴旨在保護案外人合法的實體權利,在已經查明案涉款項的實體權益屬案外人金博公司的情況下,直接判決停止對案涉款項的執行以保護案外人的合法權益,該處理方式符合案外人執行異議之訴的立法目的,也有利于節省司法資源和當事人的訴訟成本;如仍要求案外人再通過另一個不當得利之訴尋求救濟,除了增加當事人訴訟成本、浪費司法資源之外,并不能產生更為良好的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亦不符合案外人執行異議之訴的立法初衷。

    3. 在查封賬戶凍結后,錯誤付款至另案被執行人賬戶的財產,未與該賬戶原有資金混合,不屬于可供執行的對象,原權利人對錯誤付款的資金享有的權利足以阻卻強制執行。

    案例3:《安徽固鎮農村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南京港(集團)有限公司輪駁分公司二審民事判決書》【湖北省高級人民法院(2018)鄂民終1322號】

    湖北省高級人民法院認為,輪駁公司將案涉款項錯付至東泰公司賬戶,東泰公司即應予以返還,該筆款項不屬于東泰公司的財產,即不屬于固鎮農商行可予執行的對象。案涉賬戶被凍結前有余額294.13元及利息3.96元,凍結后只有輪駁公司匯入的案涉款項,故而該款項未與其他款項混合,東泰公司應予返還。輪駁公司對該款項的權利足以阻卻強制執行。固鎮農商行關于輪駁公司的權利不足以阻卻強制執行的上訴理由缺乏法律依據,本院亦不予支持。

    4. 資金原權利人有權利要求收款人返還其錯誤匯出的款項,不當收款人對錯誤收到的款項不享有所有權。

    案例4:《石家莊康德醫藥藥材有限公司、河北恒祥醫藥集團有限公司取回權糾紛二審民事判決書》【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2018)冀民終205號】

    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認為,康德公司在二審中提供了新證據證明涉案款項系錯誤匯給恒祥公司的,如果恒祥公司主張該筆款項屬于其所有,應當負有舉證責任證明合法占有該款項的正當理由,但恒祥公司在本院庭審中,不僅承認康德公司系錯誤匯款,而且沒有證據證明占有該款項具有合法依據。恒祥公司應當承擔舉證不能的法律后果,該筆款項的權利人應當認定為康德公司。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破產法》第三十八條規定,人民法院受理破產申請后,債務人占有的不屬于債務人的財產,該財產的權利人可以通過管理人取回??档鹿菊埱笠婪ㄈ』仄溴e誤匯出的款項具有法律依據,本院應予支持。

    注: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資產界立場。

    本文由“保全與執行”投稿資產界,并經資產界編輯發布。版權歸原作者所有,未經授權,請勿轉載,謝謝!

    原標題: 最高法院:錯誤匯款人能否要求排除對錯誤匯款資金的強制執行?|保全與執行

    保全與執行

    【我們只專注于:財產保全+強制執行】咨詢、交流、合作、投稿等聯系郵箱:qiangzhizhixing@qq.com。微信號: ZhixingLaw

    307篇

    文章

    10萬+

    總閱讀量

    特殊資產行業交流群
    廠家證券
    推薦專欄
    更多>>
    • 面包財經
      面包財經

      新價值 新主流

    • 不良資產大全
      不良資產大全

      專注于不良資產特別是個貸不良資產行業觀察及研究,歡迎閣下加入我們的微信群,煩請閣下準備好名片或工牌照片,加微信 FrancisXLiu以驗證入群。

    • 聯合資信
      聯合資信

      中國最專業、最具規模的信用評級機構之一。 業務包括對多邊機構、國家主權、地方政府、金融企業、非金融企業等各類經濟主體的評級,對上述經濟主體發行的固定收益類證券以及資產支持證券等結構化融資工具的評級,以及債券投資咨詢、信用風險咨詢等其他業務。

    • 觀點
      觀點

      觀點(www.guandian.cn)向來以提供迅速、準確的房地產資訊與深度內容給房地產行業、金融資本以及專業市場而享譽業內。公眾號ID:guandianweixin

    • 地產大爆炸
      地產大爆炸

      地產人必關注的老字號

    • 西政財富
      西政財富

      西政財富/西政金融是西政投資集團下屬的財富管理服務機構,主要從事房地產項目前融相關業務,歡迎有融資需求的地產企業聯系我們。微信公眾號ID:xizhengcaifu

    微信掃描二維碼關注
    資產界公眾號

    資產界公眾號
    每天4篇行業干貨
    100萬企業主關注!
    Miya一下,你就知道
    產品經理會及時與您溝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