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wh22j"><pre id="wh22j"></pre></strong>
<button id="wh22j"><tr id="wh22j"><kbd id="wh22j"></kbd></tr></button>
<rp id="wh22j"></rp>

    <em id="wh22j"></em>

  1. <tbody id="wh22j"></tbody>
  2. 去杠桿

    何為“宏觀杠桿率”?

    何為“宏觀杠桿率”?

    近日央行調查統計司杠桿率課題組在《中國金融》2021年第17期上刊發了一篇文章“宏觀杠桿率測算及分析。
    濤動宏觀 濤動宏觀 2021/09/09
    城投去杠桿:從“舉債投資”到“以收定支”

    城投去杠桿:從“舉債投資”到“以收定支”

    15號文后的城投走勢愈發明顯,去杠桿、降風險已是大勢所趨。
    央行房貸新規:去杠桿、降負債是大勢所趨

    央行房貸新規:去杠桿、降負債是大勢所趨

    2020年的最后一天,中國人民銀行、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發布了《關于建立銀行業金融機構房地產貸款集中度管理制度的通知》。
    政策篇:穩中趨緊,行業全面轉向去杠桿

    政策篇:穩中趨緊,行業全面轉向去杠桿

    疫情之下,中國房地產市場走出“V型”曲線,全年市場規模仍然同比提升,這是整個2020年中國地產行業最大的亮色,房地產依然是中國經濟的壓艙石和穩定劑。
    城投去杠桿,基建怎么辦?

    城投去杠桿,基建怎么辦?

    “十四五”時代的玩法都與過去完全不同。
    債市不相信眼淚

    債市不相信眼淚

    12月16日,財政部發布《關于國有金融機構聚焦主業、壓縮層級等相關事項的通知》。
    李奇霖:一文看懂中央經濟工作會議

    李奇霖:一文看懂中央經濟工作會議

    讀完通稿,我們認為有以下幾個值得關注的點
    來源:粵開奇霖研究 2019/12/13
    債轉股成企業去杠桿重點 下半年有望“增量擴面”

    債轉股成企業去杠桿重點 下半年有望“增量擴面”

    中國政府正在積極掌控去杠桿和穩增長的平衡木,并將債轉股作為企業去杠桿的有力砝碼。
    來源:時代周報 2019/08/30
    化解處置銀行不良資產的對策

    化解處置銀行不良資產的對策

    在調查分析的基礎上,圍繞不良資產化解和處置面臨的難點和問題,筆者提出了重視頂層設計、完善經營、改進監管和加快政府轉型等建議
    來源:中國金融新聞網 2019/02/25
    李稻葵:2019應加快金融深層次改革 去杠桿精準施策

    李稻葵:2019應加快金融深層次改革 去杠桿精準施策

    清華大學中國經濟思想與實踐研究院院長李稻葵在論壇上表示,2018年中國宏觀經濟形勢比較平穩,實體經濟總體穩健。
    來源:經濟參考報 2019/01/30
    距5000億規模一步之遙 大變局下鄭州銀行的抉擇

    距5000億規模一步之遙 大變局下鄭州銀行的抉擇

    受嚴監管和金融去杠桿影響,銀行業整體大變局之下,鄭州銀行作出的選擇是,主動調減增長目標,充分暴露不良,增厚安全墊,夯實資本回歸高質量發展。
    來源:資產界 2019/01/29
    從“去杠桿”到“穩杠桿” 中國金融體系這一年

    從“去杠桿”到“穩杠桿” 中國金融體系這一年

    某股份行投行部副總經理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2017年我們主要面對的問題是市場風險,當時我們覺得這沒有比市場風險更可怕的東西。但是進入2018年,我們又看到了一些新的東西,就是信用風險”。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2018/12/29
    《2018年中國銀行業發展趨勢報告》 銀行業2019年核心關注點:資產質量

    《2018年中國銀行業發展趨勢報告》 銀行業2019年核心關注點:資產質量

    自2016年經濟去杠桿、金融強監管以來,各類銀行業金融機構資產規模增速出現大幅下降的趨勢,告別過去的高速增長狀態,2018年各類銀行規模增速穩定在較低的水平。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2018/12/12
    330家商業銀行經營數據掃描:四成不良率同步攀升

    330家商業銀行經營數據掃描:四成不良率同步攀升

    去杠桿帶來“縮表”、存款持續流失、資產質量風險仍需警惕、“補血”需求愈演愈烈,以及甚囂塵上的裁員風聲,一系列問題仍在考驗著各家銀行的經營能力……
    來源:投資時報 2018/12/10
    中國社科院學部委員李揚:去杠桿是長期任務

    中國社科院學部委員李揚:去杠桿是長期任務

    “似乎有些人說去杠桿結束了,以后我們就不干這個事了,這是錯的。去杠桿是長期的任務,或者是這個事情不能有效完成的話,遲早會暴露出顯性的風險?!敝袊鐣茖W院學部委員、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理事長李揚說。
    來源:第一財經日報 2018/12/10
    點擊加載更多 加載中...
    每天4篇行業干貨
    100萬企業主關注!
    Miya一下,你就知道
    產品經理會及時與您溝通